己文堂製香廠的第二代傳人林建宏,原先大學修習武術,畢業以後思考是否要承接家裡事業,下定決心的關鍵,是他在武術與製香之間找到了共通性:「以武術來說,同樣一個動作我不停地琢磨、不斷地重複去做,練個一百次一千次……全心全意地投入,就能夠打出很漂亮的拳。」林建宏說,製香其實也是這個回事,老師傅從粘粉、打底、吃水……等等步驟都蹲穩馬步使勁地做,經年累月,成就一柱柱漂亮的香。

(己文堂製香畫面一隅|攝影師Eric 授權提供)

己文堂製香原是由兄弟兩人──林己能與林文欽──共同起家。林己能國小還沒畢業就投入製香廠做學徒,年紀雖小心野很大,想著總有一天要撐起這個事業,日日不懈怠地學習。林己能的兒子林建宏轉述父親當時的狀況,再談到林己能與林文欽最初創業時的艱辛,白天騎著野狼125上台北跑業務,晚上製香,全年無休,卯足全力要把生意拉起來。

(己文堂製香畫面一隅|攝影師Eric 授權提供)

傳統製香工廠接在中南部,泰半是因為那裏的氣候環境得天獨厚,日曬充足,不若宜蘭總是陰雨連綿,己文堂製香廠就是在惡劣的環境下堅持產出獨一無二的手工香,起初北部單位聽說了己文堂於宜蘭製香,還詫異道:「什麼?宜蘭有製香廠?」

在六合彩、百家樂盛行的年代,香的需求扶搖直上,總是一把一把的燒,彷彿散落的香炷、灰燼、煙霧在空氣中飄散的樣子,全都能勾勒出發財的數字。己文堂之所以能彼時的盛況中走來,不是因為他們生兒逢時,而是因為即便是在需求量鼎盛的日子裡,依然懷抱對於製香的細部堅持。

對比如今所謂的:「天然尚好。」林建宏很早就從父親那裏得知,即便是天然,也要選對部位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益。他指著香的原料「沉香」,解釋道:「你說這是不是天然、是不是原木?都是。但如果選用外面這層木,油脂量不夠,味道就無法擴散出來。如此一來,即便我們強調自己是天然的也於事無補。」

(己文堂製香畫面一隅|攝影師Eric 授權提供)

林建宏現已對於製香程序、原料等事如數家珍,己文堂伴他成長,原以為耳濡目染地知識量已夠他接手家業,卻在實際跑業務之後遇到挫折。「一開始客戶問我什麼都不知道,從最簡單的價格來說好了,我連原料都說不清楚的話,無法說服對方為什麼要花多一點錢買我們的香。」如練武一般,以勤補拙,他開始閱讀資料、學習新知,如今理直氣順地說他對己文堂之一切細節瞭如指掌。

承襲的下一步,就是轉變。林建宏不只帶著己文堂奔跑,還要向上爬。「時代已經跟從前不一樣了,人們對香的需求也逐漸在改變。」他指的是讓「香」從宗廟信仰轉為療癒作用。由此也一併破解大眾對於香的迷思,他說:「如果你進到廟宇感覺香把人燻得演酸頭昏,那都是因為香的品質不好。如果是用好的香,即便煙霧瀰漫也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。」別說香了,就連市面上常見的幾款精油也是。

林建宏提升敏感度,思考在「好聞」的氣味與「舒服」的氣味之間的差異,最後理出一個結論:「若是化工成分較重的氣味,雖然好聞,但是會讓一股氣盤旋在後腦勺,導致腦袋昏昏沉沉;若是選用天然的、好的氣味,則氣會往下沉,使通體舒暢。」言至此,其實也與武術的秘訣一樣:氣順體強,使身體內部達到良好的循環。是以,他有自信:優質線香能達到的療癒功能,絕不輸精油,甚有過之。

(己文堂製香畫面一隅|攝影師Eric 授權提供)

採訪當天己文堂製香廠飄著雨絲,他帶我們走進風乾室,介紹這是製香過程中的「曬香」、「烘乾」之步驟,且自嘲:「中南部的製香廠根本不需要風乾室啦。說實在風乾室也危險,去年的大火的起火點也是風乾室。」他的語氣裡沒有喪志,亦無一丁點自嘆弗如的意味,而是清楚明白環境的限制,且願以後天技藝去補足。

2019年8月一場大火讓300多坪的工廠付之一炬,林建宏亦無太多時間感傷,他很快重振旗鼓,不僅讓製香工作持續進行,也持續己文堂第二代的轉型計畫:將製香工廠打造為觀光工廠,讓幾欲流失的手工製香傳統能夠被更多人看到。

(己文堂製香一隅|本新聞中心 攝影)

己文堂製香廠

官網:https://jiwentang.com.tw/
臉書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jiwentang888/